印尼海底佛都 水中婆

威廉希尔官网

2018-10-09

佛教在線海外訊2015年9月21日,廣州市佛協主辦、廣州大佛寺協辦的海上絲綢之路佛教與文化之行巡禮活動在結束婆羅浮屠的對話後,即將離開印度尼西亞,啟程前往下一個國度。

但是關於古老佛寺的話題與探尋依然在延續著。

如同巧合一般,有消息顯示,除了已經重見天日的婆羅浮屠,印尼海域中還寧靜安臥著另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海底佛都。

這一片海底寺院遺跡,顯示出了不亞於婆羅浮屠的壯觀、莊嚴,足以再次“驚艷”與震撼世人。

這座海底佛寺是什麼時候的遺跡?確切的分析尚未獲得,但根據其形制、風格來看,很有可能與婆羅浮屠在年代上相距不遠。 這令人不難推想,在佛法曾經興盛的古室利佛逝地域,曾經掀起過建造石砌佛寺的熱潮。

東晉法顯大師與唐代義淨三藏的著作中都多次提到了室利佛逝,但其中並沒有婆羅浮屠或類似佛教建築的記載。

從2世紀起,西行求法和東來紹法的高僧已經開始了他們的活動,經過了六七百年,則進入這一求法弘法熱潮的尾聲。 所以,前面的高僧大德就沒有記載婆羅浮屠塔這樣一個地方。

以此推測,婆羅浮屠應該出現於公元7-8世紀佛教密乘盛行的階段,也就是中國西行求法已經結束的階段。

而這一時期,來自南海的“開元三大士”已經前往中國,開啟了漢傳佛教歷史上的密宗。

而現有的消息顯示,這一片海底佛寺恰位於離開婆羅浮屠不遠的海域中。

印度尼西亞這一國度自古以來位於火山活動活躍的地區。 大大小小的火山活動曾經給這裡帶來過自然災難,也造成過地殼的變化。

石製的寺院雖然易於留存,但要抵擋地殼運動的影響,也並非易事。 因此出現歷史上婆羅浮屠沉埋,乃至於不久前發現的這一不知名的海底佛寺可能經歷了相近的遭遇。 甚至我們推測,曾經還有其他類似的佛教建築,因為地理的自然變化而改易了形態與位置。 婆羅浮屠的壯美贏得了後人無以復加的讚嘆與崇敬。

而這片海底佛國也擁有著相似的形制、風格和同樣寧靜莊嚴的佛教感染力。 雖然未曾見到這處佛寺遺蹟的全貌,但婆羅浮屠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探索與暢想的絕好範本。 婆羅浮屠以密宗法身壇城的形式把印度、中國漢地與此地聯繫了起來。 迴廊中大量以“善財童子五十三參”與《普賢菩薩行願贊》為主要內容的完整石雕,以及佛陀的本生和譬喻無不顯發出大乘佛教的主題——發大誓願、親近善識、超越十地、出離煩惱、趣入涅槃。 婆羅浮屠可謂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廟遺跡,也是亞洲四大文明中最具影響力的佛教奇蹟,而這個寧靜安住於海底的佛世界,多少年來與婆羅浮屠一起,一顯一隱地訴說著佛法的奧義與佛陀的願力。 有著“神秘微笑”的婆羅浮屠並不神秘,散發著“神秘色彩”的海底佛寺也同樣如此。 因為,佛陀不會無因住世,佛陀也不會無緣辭世。 寺院曾經的輝煌與後來正法遇冷、沉埋岩地海底,無不以適合當下因緣的方式,從不間斷地宣說著無常的教誨與緣起的道理。 巨大的石塔與佛陀的微笑無聲地提醒著世人,我們的依報環境無不是自心的顯現,清淨之心可以讓我們獲得參禮佛寺的福報,而貪欲之盛同樣可以令我們不再受用求法的機緣。

但是,無論是大乘奇蹟的重耀南天還是長眠地下,只要它存在,大乘佛法就會一直存在。

這片未知的海底佛都是另一部石砌的大乘佛法教科書,這裡的火山岩能存在多久,這片浩瀚的海洋能多久,這份教科書就會存在多久。